内容搜索

今天是:2022年11月26日 星期六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检察文化 > 文苑

倾听九寨

时间:2020-09-28 18:00:00  来源:检察日报

    俗话说,看景不如听景。许多被描述得天花乱坠的美景,及至身临其境,用眼睛一检验,十有八九是失望。但我以为,有两个被称为“天堂”的地方真的可以经得起检验,一处是西湖,另一处是九寨沟。

  去往九寨的车上,一路播放着藏族歌手的歌。

  晚上到达沟口后,我们被带到了“他们家”。到了才发现,这个词的重点是“他们”而不是“家”。到了“家”里,我们接过哈达,排着队转经筒、拜活佛,坐在屋里喝酥油茶、青稞酒,吃牦牛肉,接下来“他们”就来唱歌了。堂哥一首,表妹一首,一句汉语也不会讲的小弟再来一首。那些不知名的藏族民歌,是那样泼辣辣地从嗓子里流淌出来,曲调优美质朴,特别动听。他们都不用麦克风,若无其事地一张嘴,音高就到达令人担心的高处,不但没有声嘶力竭的迹象,反而还留有很大余地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最后唱歌的是“他们家”的大哥。他一出场,就很有明星范儿——手持麦克风,脚下还立一音箱,而歌却是我们一路上所听的那种宛如白开水般的“赞美歌”,中规中矩。我突然有一种非常纠结的疑问:从游客的角度讲,旅游的目的当然是想看到异质文化,但从本地人角度看,却总是希望本民族的东西能够融入更广阔的文化。鱼与熊掌,真是难以取舍。二听九寨,有如天籁,动人心弦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童话世界九寨沟。坐上景区内的公交车,窗外一幅幅电影画面般的美景依次掠过。无法描述那些景色的构图如何大胆奇异得超出想象,也无法渲染那些景色的色彩如何绚丽斑斓得让人窒息,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,语言失去了表现力。原来有关美与不美的争议或许只出现在有缺陷的美面前,而对于极致的美,人类只能沉默。

  一下车,面前是一片安静的海子。没有风,水面像镜面一样纹丝不动,山、树和天上的云都来照这面镜子,它们的倒影静静地重叠在蓝绿色的水面上,松绿、黛青、苍翠、雪白,这些干脆爽朗的色彩被一支高明的画笔涂抹在一起,色彩的热闹和画面的宁静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倾听九寨沟的海,是这样一句诗——此处无声胜有声。

  如同撒盐入海一般,两万游客被一条Y字形的沟悄无声息地接纳了,沿着山与水之间的栈道走着,一路静谧,走一段能看见三五个人,恰到好处的游离感,既不至于让人觉得孤寂,又决然没有人头攒动的喧嚣,于是乎有了“游”的感觉。仿佛电影中的淡入一般,随着逐渐清晰起来的淙淙流水声,珍珠滩终于呈现在了眼前。

  一袭银白的流水,像随意落在地上的绸缎,带着优雅自然的褶皱,摊在一块养着丛丛灌木的缓坡上。这一片缓缓漫流的水,晾晒在太阳下,闪耀着珍珠般柔和的光芒。它不像海子那般安静,也不像瀑布那般喧闹,它的声音是小心翼翼的,怕打扰人的,透着一种懂事的体贴。倾听九寨沟的滩,是这样一句诗——有风仍脉脉,无雨亦潇潇。

  瀑布有如《红楼梦》中凤辣子的出场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那是千军万马的声音,那是肆意奔放的声音,那声音吸引你,召唤你,让你不由自主地寻声前来。走到它面前你才知道,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明说庐山瀑布之高,却暗含其远;而诺日朗瀑布是可以近到眼前的,水珠直溅到游人面颊上,让你在观其形、闻其声的同时,亦能感受到它的质感和温度。游人在它的面前聚了堆,但却并不觉喧闹,目光、镜头以及人声,都淹没在瀑布的宽阔之中。倾听九寨沟的瀑,是这样一句话——水利万物而不争。

  九寨沟的水,一路曲曲折折,时而聚成海,时而流过滩,时而又冲下断崖,因而,九寨沟的歌,也应该有这样时而静默、时而悠扬、时而奔放的旋律。徜徉在九寨沟,一步一景,步步不同,景景有别,但最别致的,却是九寨沟的水声。它像电影里空镜头中的背景音乐,又好像京剧里主角未上台时的一两句唱,虽然是锦上添花,但却是至关重要的一朵花,有它没它,大不相同。

  三听九寨,九寨沟的美,需要懂得倾听。

  作者单位:西安铁路运输检察院 刘晓莹


地址:中国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沿江路御景湾旁

Copyright@ All Rights Reserved

1535096224297048.png 粤公网备案:粤ICP备10002799号-1

1534832296588158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