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搜索

今天是: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检察文化 > 文苑

人生何处不赏花

时间:2020-01-16 16:50:00  普宁市检察院:郑海宏

如果说,唐诗是富丽堂皇瑰丽无比的殿堂,那么,宋词就是百转千回琳琅满目的园林。闲暇,总喜欢到殿堂里徜徉,也往往在园林里流连忘返。不想说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苍凉悲壮,众志成城,也不想说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雄奇壮丽,壮志难酬,只想说由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而泛起的思想涟漪。

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出自唐代司空图所著《诗品二十四则》的《典雅》篇章。其意思是指为人低调,不争名逐利,含蓄深沉,温柔静雅。诗句寥寥八个字,其意境堪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相提并论,空灵深远,犹似那一炉岁月的沉香屑,无论是谁点起,熏染的都是欲说还休的惆怅……

本以为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已道尽人生感悟,不曾想江山代有才人出,到了宋代,晏殊妙手偶得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二句佳词,词句虚实相生,词意婉约缠绵,其意境竟比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还略胜一筹。落花无情,应悲,燕归有情,应喜,悲喜交加,道是无情还有情。怪不得这二句词流传千古至今仍传诵不息。

晏殊的妙词佳句让人传诵不息,他儿子晏小山却还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晏小山无纵英才,信手拈来五代翁宏《春残》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两句诗,化入《临江仙》一词,巧夺天工,天衣无缝,其用意比翁诗用意更深。落花,微雨,景极美;人独立,偏偏来了燕双飞,情至苦。“落花”一联落在《春残》一诗中,仅是悄悄的春别,化在《临江仙》一词中,却是画龙点睛,恰似须尽狂沙始见金,熠熠生辉了,加上结尾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锦上添花,词坛更无敌手。

人生邂逅一首好词,有和风拂柳的舒适,更有桃花笑春风的心动。

人生邂逅一位知己,宛如早春二月邂逅一阵杏花雨,难得的是如此良辰美景,心有灵犀一点通,只须意会,无须言传。

人生与其纠结于命运起起落落的无奈,不如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来得潇洒,更超脱一点,无妨“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”。


地址:中国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沿江路御景湾旁

Copyright@ All Rights Reserved

1535096224297048.png 粤公网备案:粤ICP备10002799号-1

1534832296588158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