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搜索

今天是: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检察文化 > 文苑

又见青竹

时间:2020-01-16 16:10:00  榕城区人民检察院:张舜鑫

自小爱竹。小学时便会用浓淡不一的水墨挥洒墨竹,南方人常见竹,对竹子的神态很熟悉,因此虽然没有国画基础,我仍能把墨竹画得有板有眼。到了中学时代,这样的作品我已积攒不少。这个时期,关于竹子的记忆,大概是一幅朦胧的水墨画吧。

高考毕,我到北方念书。北方是干燥和寒冷的天堂,冷是刺骨的冷,南方人若想感受一下,便攥紧一块冰柜里的坚冰,那种冷具有穿透力,让你的手掌发痛,然后发麻;至于干燥,那倒没有什么。但是对于竹子,这样的干燥和寒冷便不行了,这是我后来在北方少见到竹子的原因。刚到济南之初,我寻寻觅觅,总没见到南方的竹子,内心有点失望,偶在老师居住的小区,我见到了久违的竹子,“看,竹子,竹子!”那天,我惊奇的表情感染了路人。思念中的竹子,已长成我的一种思乡情愫。

毕业后,我回到了故乡工作,偶然地从事了检察职业。时值社会行情火热,检察门庭是社会上较为冷清、落寞的境地,我却喜欢上这个职业,因为我知道,这个环境正好契合竹子的生长,自己内心的那片苍竹,在逐渐地长成……拼搏多年之后,我走上了梦寐以求的公诉岗位,并且是基层的公诉科长。那些年,我无夜无日地工作,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业务工作中,日无暇晷,既要应付极其繁杂的科务,又要把关审核所有起诉案件,自己还要深埋案卷办理重要案件,可以说,工作量达到了匪痍所思的境地!

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段疯狂工作的日子!在接触到的刑事案件中,暴力、血腥、离奇无不冲击着我的感官,让我震惊、愤怒、新奇……但这些都不算什么,毕竟经历多了便会习以为常,让我更为感慨的是,在案件的背后后,我不可避免地碰撞到另一些更为丰富的内容。

有一宗故意伤害案件,法院显然轻判了,被告人是我的一个亲戚的朋友,而法院那边也说过那是他们上级领导交代要从轻处理的案件,但我考虑到法院的判决显然不合适,经不起历史的考验,最后仍狠下心顶住冒犯亲戚及顶撞法院的压力提出了抗诉,该案件后来再审虽未改判,但其中的正面影响非常深刻,让我感到欣慰。另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件是,作为主诉检察官的自己,曾经因为追寻真相,竭力为某被告人“说情”,我的“说情”遭遇到意想不到的巨大阻力,在那些反对的眼神里,我读到了世俗的刻薄和尖酸,我豁然对自己说,处事无愧于天地、良心,何惧之有!其时,我的坚持一如继往地强硬,没有退缩,在黑白是非跟前,我不愿意含糊……

多年之后,即使自己不可避免地“入世”,为人处事暂臻成熟,每回想起自己当年的那些坚持及现在难以想像的坚硬和刚直,我还是由衷地敬佩自己,不悔当初的青涩和冲动以及由此而付出的代价。

这些年,我确实是挺累的,终是走到了副检察长的岗位。某日,望着空阔的办公桌后墙头,我思忖着,要填上点什么呢?适逢阳春三月,忽然想起要寻找一样东西……时在清晨,我独自来到一个刚建不久的公园中散步,寂寥中,我欣喜地觅到了一大片竹林,那一刻,我的精神为之一震!多年前的情愫忽上心头,青竹,我梦境中萦绕的影像,此刻又呈现在我的眼前。

和风扫拂,翠叶婆娑,那些参天的竹枝啊,向霄宇怒长,十几棵一簇,簇簇成行,有的须根裸露,但生命力仍然旺盛挺拔。最让我看重的是那些竹节,节间分明,节枝明晰有序,让人受感到一种清新、爽直的气息,以及节节挺拔、兀自坚持的气势。置身于竹林之间,我突然明白,多年来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竹子!

忽思古人云竹:“无人赏高节,徒自抱贞心。”语间淡淡失落、黯然神伤。差矣!世间真正的“高节”并非为了他人所“赏”,追求“高节”是我们心灵深处的需要,一切的自诩和做作显得那样的无知和可笑。由是,即便自抱“贞心”,不为人解,又有何妨!

风继续吹,路任蜿蜒,我仍在途中。


地址:中国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沿江路御景湾旁

Copyright@ All Rights Reserved

1535096224297048.png 粤公网备案:粤ICP备10002799号-1

1534832296588158.png